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SN/ME】碧海之下(1)

时间线比较混乱,第一章时间设在质询对峙期间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我爱花朵❤

——————————————————————————————


纽约是一座钢铁城市,它用冰冷的骨架吞噬着无数做着美国梦的青年的热情,将这些能量化为点亮城市的灯火——或者川流不息的路口。

Eduardo Saverin站在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之一,看着头顶上渐渐升起的雾气——遮蔽了夕阳,也看着脚底下渐渐被夜生活叫醒的城市——粉饰着冷酷,刚刚结束了一轮漫长的质询,他早不知道自己灌下去了多少杯咖啡才没有让自己睡在那张供他陷进去的椅子上,只知道桌子首位代表公正的法官伸手看了看表,便以“晚餐”的理由结束了漫长而枯燥的指责——是的,漫长而枯燥,整件事情在他决定起诉的第一天就乱了套,表面上他还是那个打扮体面,西装袖扣闪亮,古龙水隐隐约约,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家少爷,可实际上他早被美国冰冷的大雨浇透了,是雨夜里再狼狈不过的旅人,而他与马克,他与马克之间的互相指责,则显得像是他一个人的抱怨秀。

就在十分钟前,他还怔忪着,马克拿出纸笔算出了一万九千美元,对着所有人,戏谑地说:“没错,一万九千美元,这就是全部了。”Eduardo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喉头的梗塞感更加严重了,严重影响了他的言语表达能力。他垂下眼睑,任由旁边的律师为自己争夺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他明白,这场争夺战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在他提起诉讼,或者说更早,在他冻结账户的时候,他就成为了那个“愚蠢的”试图拖垮马克的人。“left behind”,在他听到这个词前,他仅仅觉得那场雨很冷,但来到马克的“帝国”仍让他心中的火苗稳定燃烧,而在他听到这句话后,他便忍不住整个人发起抖来,连着神经——他在那种冲动下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事情。于是马克早早地决定踢出他,从那艘名叫“FACEBOOK”的大船上,而那艘船本应是他们一起掌舵,也本应叫做“the  FACEBOOK”。这一刻,他看着马克嘴角的笑容,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个自己陪伴了那些日夜的“朋友”了,不能说是冷笑,也不能说是嘲笑,只是掺了太多东西,但这些东西一样都不再属于Eduardo。

巨大的落地窗有神奇的魔力,它见证过企业家的崛起,听过酒杯碰撞的声音,可它也见识过决绝的纵身一跃,听过心破碎的声音。Eduardo形销骨立,舆论压力和哈佛学业以及这该死的质询简直抽走了他身上最后一点力气,需要这个生长在迈阿密的健康男孩倚着窗子,才能哆哆嗦嗦地捋顺呼吸。所有人都去享受晚餐,质询时还剑拔弩张,餐桌前却拥有“太平”,就像是曾经,马克嘴里说着“WE”,下一秒就把自己推下了悬崖。他大概吃不下一点东西,也不愿意笑着交际,现在哪能是交际的时候呢,他甚至怕自己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令自己的父亲再度蒙羞。

门被刻意大声推开,Eduardo没有回头——或者说他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这是他与马克该死的默契,还在哈佛时,马克总能听出他进门的声音,在Eduardo这也同样适配。

“Wardo,你……”

“Mr.Zuckerberg ,请不要骚扰我的委托人,恕我直言,目前你们还是不要私下接触为好。”

Eduardo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话,但他感谢自己律师打断了马克。

他一句话也不想和马克说,也不想询问这句“Wardo”背后蕴藏了什么。假如可以,他希望现在回到哈佛,缩回艾略特,去安安稳稳读他的书,参与他的社团,在那些个派对疯玩,直到自己忘记了黑夜白天,可他不可否认的是,那句“Wardo”仍然唤醒了他在H33的记忆。

无论欢乐还是悲伤。

“都过去了。”他这样小声告诫自己,想到了迈阿密温暖的雨。

 

所有的质询终于结束,一切尘埃落定。六亿美元与5%的股份,一份天价赔偿,一份他意料之中的讽刺。质询结束时马克甚至不愿意与他握手告别,他只来得及看到对方的卷发在车窗里一闪而过——那必定是肖恩的车,因为马克还不会买这样的豪车,只为了孩子气地羞辱他。想到这里,Eduardo又甩了甩头,他看着难得的空旷街道,打定主意似的向前走去——实际上漫无目的。

街道旁的时装店橱窗里放满了镜子,所谓现代艺术,将光反射得乱七八糟,Eduardo在那面镜子里看清楚了自己的模样,西装有些皱,但好在没有失形,他眼底有重重的黑眼圈,但整张脸依旧清隽英俊——尽管太过苍白。他伸出手,摸了摸镜中的自己,又转身大步离开,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天价赔偿的善后工作、哈佛的毕业考试、商业天才的滑稽乌龙,还有父亲的愠怒。


“Eduardo Saverin,你要站起来”他一遍遍对自己说,仿佛每说一遍,就能增添一分力气,让他多站起来一秒钟,但街角的风空空荡荡,吹起他的衣角,让人怀疑这个憔悴的孩子能否接受一切。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