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SN/ME】碧海之下(2)

让我坚持更新的只有两个

对花朵的爱

与考试月的距离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马克还没上线预警 大片心理描写

难以驾驭正剧的预警

————————————————————————————

“wow,Eduardo,你太棒了!等一会你可一定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反驳奥柏先生的,我可从没见过有学生当面让他下不来台的。”Louise勾着Eduardo的肩膀,朝着图书馆走——Eduardo并不是咄咄逼人的那类人,尽管他是个天才,今天的质问简直太过精彩,精彩得过了头。

Eduardo甩了甩头,把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激动甩了出去,奥柏先生也不过是讲了个合同陷阱的案例而已,他没有必要这么大动肝火——就像在极力掩饰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与奥柏先生针锋相对时,他脑袋里上演的全是不久前他签下的愚蠢的合同。

那时他笑得多么开心,就像是看到了光明的未来,和马克一起的。

 

在哈佛继续学业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这场官司被封锁了消息——一定程度上,Eduardo也比自己想象中的“强大”。他依旧衣装得体,穿梭在空旷的广场,偶尔停在冰冷的雕像前,看一只孤零零的灰色鸽子划过无云的天空,他只是愈发喜欢沉默,将自己放逐在思维的荒原。大多数时候他是没有这种空暇的,他乐于沉浸在书海,与数学家金融家相伴,把自己隔绝在图书馆,去看那些厚厚的书籍,就像自己真的是个乖学生。

艾略特里总有各种各样的小圈子,Eduardo并不孤僻,也不过傲,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经常朝柯克兰跑,但并不妨碍他与艾略特的人成为朋友。他刻意忽略风言风语,假装自己毫不在意,只是一直相伴的人换了而已。

Louise算是Eduardo在艾略特最好的朋友之一,他们都家境优渥,都了解上层社会的道理,都痴迷于金融,都是天之骄子,也都是温柔乡里长大的人——Louise仍保留着小孩子般的浪漫,他的世界里没有灰色地带,没有欺骗,也没有阴郁的大雨,与Louise在一起很容易让Eduardo看到曾经的自己——眼睛里盛满了对明天的期待,仿佛抓住了鸽子的翅膀,能踩过云端,轻松自如得到自己的金苹果。这种相处本能地令Eduardo放松,可意识最深层的角落始终冲着他亮起黄牌,再一跃入海。

“总是泡在图书馆太无聊了,Eduardo!你看今天天气多么好,从大洋正中吹来的风都把乌云吹散了。”Louise向天空伸着双手,抓住了耀眼的阳光,阳光和他浅灰色的眼睛融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到世间的一切美好,比如轻轻落到地上的花瓣、袅袅水汽的咖啡杯、姑娘们翘起的发梢、微笑的瞬间。Eduardo不自觉地转了转腕表,犹犹豫豫地点头,“是啊,天气多么好。”

Louise古怪地瞧了瞧Eduardo,像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Eduardo敏锐地察觉到了,于是在对方发问前就打断了对话。

“Louise,那我就自己去图书馆吧,其实今天我也挺想自己看看书,你懂得,欧文、惠特曼的作品一类的,这样的好天气正配得上一只金丝雀。”

送走了那个金发傻小伙,Eduardo裹紧了外套,继续走着,仿佛要走向隆冬。

“喂,妈妈。”

“我亲爱的孩子,你还好吗?回家来吧,我们都很想你……没人会责怪你的,我的孩子……”

“嘿,妈妈,我很好,我现在可不能回去,我还有功课呢。妈妈您肯定不想看到哈佛把我踢出校门的新闻吧,哈哈。而且您别担心啦,我在这里挺好的,Louise,那个Louise您还记得吧,您说的那只‘自由的法兰西小鸟’,我正打算和他通过考试后就去旅游,您觉得澳大利亚怎么样?我很久以前就想去了,或者秘鲁也不错,我一直很想挑战那里的山脉……hey,妈妈我不说了,已经到吃饭的点了,我早就前胸贴后背了,妈妈再见!”

挂掉电话,Eduardo松了一口气,继续回去读那本弗格森的著作。

图书馆里还有零星的几个人,暖气静悄悄工作着。

电话的对面,Paula夫人站在迈阿密如蜜的阳光下,扣上了电话。她觉察得出对面——她最疼爱的小儿子——的不对劲,就像是波澜不惊的碧色大海,海下隐藏着深不可触的情绪。

那个生活在迈阿密永远不间断的阳光下的,健康快乐的南美男孩,他的心湿漉漉,软乎乎,装着满满的信任与爱,然后被它最珍爱的太阳烤干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