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听枪花的歌,总会莫名其妙地泪流满面。
博哥,我记得以前看过的你的那张照片,眼泪噙在眼眶。
让人心疼得很。
又让人觉得,假如你心里有任何情绪,大大方方表现出来又那么好。
因为你是方博,我们最爱的方博。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