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Meteorite【獒博】(中)

emmmm......恭喜博哥比赛力挽狂澜,,,,然后,,,,,我怎么码文走向越来越迷了,,,视角切换好迷啊,,,反正是小甜饼凑合看吧😊😊

  张继科实在是受不了家里沉闷的气氛了,偏生就他自己这边生着闷死,方博那边又是跟周雨商量着出去打球又是跟小胖溜达着找饭店吃饭的,热热闹闹好不令人羡慕,更别说听见方博跟许昕那个混蛋打电话了,明明耳朵里听见的也都是以前他俩瞎聊的内容,自从继科心里认定了方博被许昕拐走了就变得刺耳了,自家的小孩从小养到现在,被人骗走了能不难受吗。
  一难受继科就想着出去买醉,扒拉了两下手机通讯录,恨铁不成钢地盯着紧急联系人的让人心烦意乱的头像看了许久,还是妥协似的翻了翻目录,拨通了许昕顶头上司马龙的电话。
  张继科跟马龙认识也不少日子了,最开始俩人是一个大学的,从大学就较着劲明里暗里都卯足了劲要高出对方去,成了不同公司老板以后更是抢着发展,只是比赛归比赛,俩人私下里关系也算是勾肩搭背撸串喝扎啤的哥们。
  三杯黄汤下了肚,张继科也没想着自己丢不丢脸就开始吐苦水,顺便臭骂许昕,马龙看着张继科苦哈哈的样就笑得不行了,偏偏还装着一副儒雅的模样“倾听”继科的酒后真言。
  俩人都不是端着架子的,这也就是寻了家路边大排档,西装上沾了油也没人管,倒是有几个人暗暗眼冒桃心瞅着他俩,又把目光识相地收回去――一看就知道是误会了俩人的关系。
  张继科咽着苦涩的酒,已然有了三分醉意,低头甩甩脑袋,暗骂一声这家大排档居然连拍黄瓜都没有,再抬头就看见两个熟悉的人站自己桌子跟前了,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喝多了眼花,余光瞥见马龙笑得一脸无辜跟旁边俩人打招呼才知道不是幻觉,脸立马就黑成锅底了,心想着这辈子都不愿意看见方博那张糟心的脸了,可眼神儿还是是不是往来人脸上飘。
  方博跟许昕俩人打完招呼也没说什么就撤了,还真是一句话都没跟继科讲,张继科还想着要是方博在这儿跟许昕立马撇清关系然后投入自己怀抱的话自己要不要看在多少年情分上勉为其难原谅他,这家伙可好,方博压根儿没理他。怒上心头,一把扯过马龙手里拎的酒瓶就开始灌,喉咙有点火辣辣的痛。
  也许小博儿心里对自己一直没那心思呢,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纠缠成团,每一种都是穿肠毒药。

  方博坐许昕副驾驶上就收敛了笑,许昕偷偷打量他,半调笑半认真地问:“咋啦,方小褶附身?”方博白了他一眼,倒是重新笑起来了。
“你真不生我哥气啦?”
  许昕嗤笑了一声,虽然手下意识摸了摸肚子,还是笑嘻嘻道:“当然了,我昕爷有这么小肚鸡肠吗?再说了,再想想那肯定是你科哥吃飞醋了呗,你个O刚分化就在我家住那些天,要我是科哥我也得炸。”
  听到“吃飞醋”三个字时方博有点恍惚,又笑得开朗,“得了吧,我跟我哥实打实的兄弟纯洁情谊,你个思想龌蹉的别乱拉郎配了。我哥那么优秀一人呢,怎么也得跟你师兄配了。刚他俩不挺般配的?”
  许昕笑哈哈地摇了摇头,然后不再作声。
  到了方博家楼下,许昕半倚车门上有点痞气地问:“真不让我请吃饭了?”
  方博回头无可奈何摊手道:“就你挑的那餐馆?我宁愿回家吃拍黄瓜。”

  掏出来钥匙进了门,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门内冷清一片,开了灯,搁冰箱拿出来一桶冰淇淋,坐沙发上看情节老套的综艺节目。方博下意识看了看墙上的挂表,都晚上九点过五分了。以前晚上自己要是这个时候回家,开门就得是张继科一顿臭骂,还没吃过晚饭的胃对冰淇淋显然不太满意,方博揉了揉肚皮,仍然盯着电视屏幕。
  门那边传来钥匙开锁声,方博还没收拾好心情,看见来人就哑了,只能尴尬的笑笑――是马龙跟张继科。
  张继科显然喝高了,有马龙扶着还走的东倒西歪,方博连忙迎上去,接过了醉眼朦胧的继科,道:“额,也晚了,你要不要留宿这儿啊?”马龙诧异地看了眼方博,理所当然地摇摇头道:“不不不,我开车回家就行了,继科儿喝的有点多了,你要不煮点醒酒汤什么的,他没准会吐你照顾着点吧。”
  方博手扶着继科,听着马龙的话,垂下眼帘嗯了一声,便送去了他。
  把继科暂时安顿在长沙发上,帮他解开领带脱掉西装外套,也不知怎么想的,他坐在旁边静静注视着这个陪自己长大的一直护佑自己的人,叹了口气。百度了一下醒酒汤的做法,不算难,到了厨房还是有点怯――毕竟以前他每次心血来潮做饭最终结果都是炸掉小半个厨房结束。

  于是张继科正睡得迷迷糊糊呢,就听见一声巨响了,这家伙不要说睡意了,酒都吓醒了一半,他一骨碌爬起来就朝此时冒着黑烟的厨房跑,看见炸穿了的锅底和锅旁边一脸茫然的方博没好气地开口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啊?翅膀硬了不仅想飞还想炸了这房子?”
  可能是话太硬了点,方博扔了手里的饭勺笑笑:“我看见网上一做饭教程,想着这就大蟒可能喜欢吃的菜,所以学了一下,真没想到把锅炸了,对不起啊哥。”
  这是俩人闹别扭以来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对话,却把张继科气的火冒三丈,许昕许昕许昕,一声许昕就是戳心的刀。
  张继科甩手就摔了门出去,厨房的玻璃门稀里哗啦摔了个七零八落,回头坐沙发上看见融化的剩下半桶冰淇淋更是气得不行,转头想冲方博嚷嚷,就看见方博一声不吭蹲在地上捡大块的玻璃碎片,贼乖,心立马就融化了跟桌子上冰淇淋一样。
  他又飞奔过去,小心翼翼抢过来方博手里的玻璃碴子,也自知说不出什么好话,一颗心酸苦辣缠在一块不清楚是什么味道。两个人都不说话,自顾自埋头捡玻璃。
  终于清理完厨房的玻璃门,张继科知道自己发脾气肯定让方博生气了,看着方博发白的脸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来桌子上那桶家庭装冰淇淋,才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我看见客厅桌上冰淇淋了,怎么晚上吃那么多那个?”
  方博瞥了他一眼,突然笑了,虽然仍然脸发白好像刚才受到的惊吓还没过去。
“我贪吃嘛,对不起了哥,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对了你醒酒没?”
  这便是服软认错了,张继科看着面前乖乖低头的小孩,并没有感到开心,只觉得莫名的酸涩。
  方博说完话见继科儿脸色极差地点了点头就自顾自的回了他卧室,张继科丢了玻璃碎片和冰淇淋盒子,进了厨房准备收拾残局。拿起来被炸穿锅底的厨具还是不明白方博做道菜怎么会搞成这个鬼样子,看见锅旁边的材料立时愣了,只有一根白萝卜和罐蜂蜜,这是哪门子做菜的材料?
  瞥见了灶台旁边方博的手机,迟疑了一下还是扒拉过来,他知道方博的锁屏密码是什么――因为这还是他给设置的,输入密码,弹出来的是历史网页。
“什么醒酒汤好用?怎么做?”
  看得张继科想扇自己一耳光。
  在方博门前兜兜转转徘徊了许久,还是敲了敲门,门里静悄悄得没有回话,应该是睡熟了。心里想着就进去看看方博睡得安不安稳,张继科就推门而入了,床头开着盏小灯,影影绰绰里看见床头柜那里放着盒东西,张继科拿起来细看,瞪大了眼。
  是布洛芬(止疼药)。
  回想起方博刚才跟自己交谈时发白的脸才意识到根本不是被吓得,而是疼得,那半桶冰淇淋立马成了罪魁祸首,搞得张继科很想把盒子再从垃圾桶掏出来跺两脚鞭尸。张继科忙把方博扶起来,轻声细语唤了两句。
  方博迷迷瞪瞪睁开了眼,瞧着张继科,眼里还是跟小孩时一样的依恋,就好像两个人回到了小时候,方博白天摔破了胳膊晚上继科偷偷摇醒他塞给他糖果一样。
  继科一颗心顿时柔软得不像话了,他轻声细语道:“博儿,肚子还疼不?我们去医院好吗?”
  方博可能这时才真正醒过来了,他看着张继科,像是迟疑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嗯......”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