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Faded【全运会】

博儿全运会加油!!!!没法到场真遗憾!!!但是我相信博儿一定会全力以赴哒!!!😘😘😘

  今天天津下了雨,还不小。算算日子,啊,原来八月已经快要过去了,好像大家津津乐道吐槽的那些火炉城市、酷暑天气都渐渐消逝了,秋气丝丝缕缕攀附而来,在人们还未注意的时候,已经打了招呼,尽管天气依旧留着燥热,第一批秋雨已经入驻这座城市。
  方博没有去参加开幕式,只是知道继科早早就去准备的地方要去扛旗子了,匆匆忙忙中调侃了一下对方,就看到志愿者把继科拉走交代流程了,心说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认真,毕竟继科也扛过好多次旗了,方博想哂笑下,站在四下无人的大厅,又觉得还是认真点好。
  开幕式还没开始,方博偷偷瞟了一眼,观众在忙着入场,整个会场闹腾腾的,明明浇着秋雨,却热闹。看台闪着蓝色的光,观众可能拿着应援的小灯吧,远远看去有点像是星空,莫名的熟悉。

  早早上了床,方博看着头顶上熄灭的灯,眨了眨眼睛,睡意全无。
  全运会,自己会表现得好吗?
  明天采用什么战术呢?
  该拿的东西都收拾到包里了吗?

  我会赢吗?

  最后这个问题从脑子里浮现时方博咳了一下,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想这样一个问题,运动员赛前胡思乱想是大忌,现在他应该做的是及时调整自己的状态睡觉养精蓄锐,而不是想一些乌七八糟的问题。可这个问题盘旋在脑海,用他自己的声音发问:“我会赢吗?”
  方博知道有些教练员跟自己熟悉了以后会戏谑地说:“方博这个人啊,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自己不是小气的人,只是听到这样的话,除了苦笑一下,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屡败屡战是气性,屡战屡败是笑话。

  我不想输。

  谁都不想输,尽管每个人都清楚,赢很难。大家嘴上说着胜败乃兵家常事,说着输赢无所谓,可没有人会用玩笑的态度对待比赛,因为大家都是运动选手。

  方博也想过,假如自己没有选择成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自己会不会得到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也许自己成了一个电竞选手呢,还是玩着“流氓抠脚”的账号,可是这个名字说不准是世界排名第几第几的大神,或者好好学习考个中规中矩的大学,最后坐在办公室渐渐老去,不一样的人生,可能没有这么多的跌宕起伏,不会有打过两针封闭的几乎废一次的手,不会有每天单调机械的训练,不会有教练严厉苛责的话语。
  可那样自己会开心吗?
  方博这样想。
  瞥了眼墙上的钟表,也就九点半,估摸着这时候开幕式已经进行了一半了,休息的场地是听不见会场的声音的,可是莫名其妙的,方博感觉自己听到了大家的声音。
  鼓掌声,欢呼声。

  他想起来以前,每一次自己丢了球,场上传来的声音――“方博加油!”
  少年时他还埋怨过这些加油声,嫌弃它们干扰自己,年岁长了,却兀得明白了这声“加油”背后的东西。
那是一颗颗赤城的心,单纯为了他,输球时,安慰鼓劲,赢球时,欢欣雀跃。也许这就是抛却奖牌自己能获得的东西,一种来自陌生城市陌生观众的感情――无关爱情、友情、亲情,单单为了他此时赛场上的拼搏发声。
年岁大了,有时候真输了比赛,听到这些欢呼,心中早就不是所谓的不屑,而是感激,暗暗嘲笑自己居然会为了这些话语感动,又忍不住心头一暖。

  我会赢吗?

  方博按了按胸膛,里面那颗鼓噪的心说些什么。
  扑通扑通。
  像极了场上那颗球,乒乒乓乓,落下又弹起。他这一辈子,绑在了这颗球上,起起落落,总归离不开,放不下。
  赢不赢,再说吧。

  他想起来少年时练完球坐在自行车后座回家的场景,经常是汗水浸透衬衣,经常是筋疲力尽,却总是不安分地抬起头,看夕阳吻自己眉眼,看最后一抹阳光离去,剩下的就是夜幕和星子。
  就像自己偷偷去会场瞄的那一眼看到的看台,夜幕笼罩下,蓝色的小灯。
  一闪一闪,像一个个易碎而美好的梦,消逝在时光里,却让自己从一个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少年成长为如今强大模样。
  明天加油。
  他这样说着,闭上眼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