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獒博】(4)

把张哥性格写崩了,可能是因为困了😭😭预计还有两章结束,,,,

(4)
  镇子是个小镇,所在的学校是所老学校,年久失修,总是出现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设施问题,比如说现在,高三楼上的卫生间都挂着“正在维修”的牌子,在这样难耐的夏日显得十分可恶。
  心里算计了一下时间,张继科摸了摸自己一脑门的粘腻的汗,嫌恶地撇撇嘴,还是决定去高二楼洗脸。
  他说不清自己心里做出这么个决定跟方博有没有关系,或许自己内心是期待着能在高二和方博偶遇――说不清为什么,在对方明显的抗拒时,他没有躲麻烦,而是主动凑了上去。

  高二的走廊里比高三多了点嘈杂,来来往往的少年脸上挂着笑容或者些许郁闷,都是鲜活的表情。
  到底是自己呆过一年的楼,熟门熟路地到了卫生间,拧开了门口的水龙头。水急不可耐的喷涌而出,他微微欠身躲闪了一下,从卫生间突然涌出来的四五个嘻嘻哈哈的男生正好迎面撞了上去。嗅到这群学生身上的烟味,张继科皱了皱眉头,也没有说什么,那四五个人里倒是有个人说了句脏话,只是似乎因为马上要上课了,最终也没有争吵起来。
  快上课了,他观察到此时卫生间里已经没了声音或者进出的人。从门口的水龙头朝脸上泼着水,清凉的感觉驱散了困意,也带走了夏日的燥热。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喟叹,关上了水龙头。
  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痛苦的咳声,一声声压抑着。
  张继科看着面前的镜子里一脸疑惑的自己,听到厕所隔间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镜子里映出来来人的脸,端正的五官,可爱的小圆脸,额头还有纱布,此时这张脸的主人右手紧紧捂住鼻子,鲜红的液体却抑制不住地从指缝流出,落到地上,一片狼藉,落到衬衫上,给浅绿色的衣服染上一朵海棠。
  镜子里他看着来人的双眼,眼角微微红,似乎刚哭过,眼里却是古井般毫无波动。
  张继科觉得自己简直是傻了,他站在那里,连转身都忘了,只呆愣着看到镜子里,方博弯了眼睛。
“学长好。”
  听到方博的话的一瞬间还有些恍惚,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手忙脚乱地扯着对方清洗脸上的血污了。喉咙里似乎梗住了什么东西,他不知该说什么,也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只有对方刚才从淡漠中突然弯了的眉眼,有触目惊心的鲜血,从指缝漏下来的殷红的血,还有自己洗脸时经过自己的那几个吊儿郎当的学生。
  上课铃响了,整幢楼倏然寂静,只有哗啦啦的水声,纠缠着张继科的耳朵,他看着面前乖巧地低着头洗鼻子的方博,心里似乎有一团火,那团火怒吼着,“为什么又受伤?”“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学长,已经洗好了。真对不起,又麻烦你了,你快去上课吧。”方博笑着开口,脸上白白净净,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狼狈的模样,只有衣襟上几滩还未干涸的血渍提醒着张继科刚才到底是何等让人揪心的画面。
  仿佛终于找回了发声的方式,他开口:“方博,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声音沙哑得可怕,仿佛刚才受伤血流的不是对面这个笑出酒窝的圆脸,而是自己。
  意料之中的,方博笃定地摇了摇头。
“要是不想跟我说你可以把这些事跟老师说,或者报警......”
  话没说完,因为方博脸上突然没了笑容,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其可怕或可笑的事。张继科愣了,他滑稽地站在原地,想开口宽慰关心对面的人,却只有干巴巴的话语。
  风悄无声息,潜入夏天的梦里。
“学长,别担心我。”
“谢谢。”

  张继科皱起眉头,自己这两天可能被与日常生活背道而驰的事冲昏了头脑,才表现的那么没主意。
  他也搞不清楚现在自己到底为什么关注方博――也许是因为自己关心同学吧,他这样说着拙劣的谎话。
  突然咧嘴嘲笑了自己一下。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