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獒博】(3)

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居然勤奋了,,,可能是想尽快写完这篇文吧,,,括弧有一种要拖成长篇的节奏了,,,剧情渣就是这么心酸,,

(3)
  “马龙你知道高二有个叫方博的小孩不?”趁马龙收作业,张继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话毕才发觉这好像是自己本不应该管的事情,只是话已经问出去,心里竟然也没有懊丧。
  “方博?好像听许昕说过,不太记得了,”马龙翻了翻张继科的作业本,看着上面写的满满当当还惊讶地看了眼张继科,说道“你打听他干什么?”
  张继科下意识摇摇头,想说什么又沉默了。马龙敏感地感受到好友的情绪有些微妙,撇了撇嘴,说:“得,我再问问大昕子吧。”
  想开口说不用麻烦了,自己并没有什么事,但是想想昨天那个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看起来有些怯懦但是打架时又凶狠异常的人,张继科轻轻呼了一口气,不能否认,他有点好奇。
  窗外榆树上趴着一只猫,懒洋洋得在枝桠。一只蝴蝶飞过去,猫朝蝴蝶扑去。
  险些掉下去。
  张继科心揪了下,他凝视着那只猫,而猫也有灵性般转过视线,四目相对。
  在懒洋洋的夏天。

  放学了,也不知是什么心思作祟,他仍然走了昨天那条小巷,只是穿过整条巷子,也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感觉,有点遗憾,又有点尖锐的痛楚,像是一只小虫子从心尖开始撕咬。
  他捂住心口位置,站在巷子的末尾,大家忙忙碌碌享受着傍晚的微微清凉,没人注意这个呆愣在这里的少年如同坠入冰窖。
“嗨!”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清亮,带着少年的朝气蓬勃。张继科转身,冰窖变成了有余热的舒惬午后,有慢悠悠的时光。他咧开嘴笑了笑,冲着对面额头还包着纱布此时却笑得欢畅的小孩――下意识的,他觉得方博就应该是笑着,带着明媚的笑和一点点羞怯推开门跟他打招呼。
“嗨,方博。”

  这次没有一前一后,两个人并排走着,大部分时候沉默,却不显得尴尬。偶尔扯着什么话题,张继科余光瞥见方博欢畅的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方博走路是有点不安分,总是一跳一跳的,有点像是森林里的鹿,在露水未消的时候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远方。张继科心里暗笑他果然还是个小孩,全然忘了自己也不过高三,又隐约疑惑――方博这么个好相处又活泼的人,为什么昨天会和人打架?
  疑惑一旦出现,就是深埋心底的虫。
  到了方博家楼下,两个人告别。张继科虎摸了下面前比他矮点的方博的脑袋,意欲离开,憋了一路的话却忍不住蹦出来。
“昨儿个你到底为什么跟人打架啊?”
  方博脸上笑容还未收,只是一双眼里突然冷漠起来,带着点凛冽的光。一瞬间,张继科觉得面前不是刚才跟他相谈甚欢的可爱学弟,而是博弈场上输光了一切却又毫不在乎地离开的赌徒。
“学长,既然家不在这个方向,以后就不要陪我回家了。”
  黑魆魆的楼道里是沉闷的脚步声,张继科站在楼下,下意识抬头望,看到三楼有扇窗户亮了,像一颗小小的星子,星在他心里映着影子。

  第二天仍是熟悉的燥热天气,课间里张继科放下写着漂亮分数的试卷,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班里除了埋头刷题的同学就是补眠的了,心想着下节课是肖老师的课绝对不能睡觉,张继科起身,想去卫生间洗把脸。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