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獒博】(2)

居然有后续了????我居然变成了勤劳的蜜蜂?incredible!还是不知道啥时候写完,,,,意识流,拖着写吧~~

(2)
拐进巷子前,风就将隐隐约约的嘈杂声传进了耳朵,张继科皱了皱眉头,脚步迟钝一下,还是往前走着。
才看到是有群人打架,说不清是不是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校服,在阳光照不到的巷子角落里,和他一样年轻青涩的几张面孔染着愤怒的色彩。愣了一下,张继科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站定了看,果然有点眼熟。
看这个眼熟的人以一种歇斯底里的模样反击围住他的众人,看这以多欺少的局面渐渐导致他的失败,不知是谁打红了眼操起了地上的砖块砸过去。
不只是谁喊了一句流血了,刚才还趾高气扬的人一窝蜂得散了――到底还是未成年的学生,见了血就慌了神。
张继科看着此时空荡荡的角落,看着那个手扒着墙站起来的人,有血从他额头流下来,几乎染红了半张脸,可是他只是倔强地站着,腰挺得跟一杆枪一样直。张继科抬头,天上火烧云遮蔽了寂寥的天空。啊,想起来了,这是那个跟自己老爸住一个病房里的小圆脸。
素来有点洁癖的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掏出来条手帕,走上前,递过去。
“还能动不?”
似乎是刚刚才察觉到张继科的存在,小圆脸怔住了,许久,久到张继科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他才受到了惊吓一般怯生生接过手帕,捂在额头上,一点也没有刚才打架时狠厉坚决的模样。
“张,张继科?你怎么会在这里?”止血挺成功的,至少现在脸上似乎不再有流淌的血。
“你叫什么来着?”没有闲心回答对方的问题,张继科从书包又摸出来一包纸巾,丢了过去。
接过了纸巾,可不只是因为失血还是因为刚才张继科的话,小圆脸脸白了,看起来还有点可怜。
“我是,方博,你不记得了?”
哦,方博,张继科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见识了这么戏剧化的场面恐怕自己是暂时忘不了这个小孩了,只觉得这两个字轻飘飘的,又轧过了自己的心。
方博擦去了脸上的泥土和血污,才和前几天瞧见的模样重合了,只是不知是不是因为此时空气里还有点血腥味,张继科总觉得现在的方博眼底藏着隐隐约约一种悲哀,像是北方深冬里枯竭的土壤,在原地朝天空咧开嘴,笑得空泛空洞。仔细一看,却还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孩儿――假如忽略他此时脏兮兮的校服和捂住额头的有些见红的手帕的话。
“为什么打架啊?”
抛下这句话,张继科自顾自的转过身去往前走,却听得到身后人垂头跟着自己的脚步声。
“没什么......”带着点委屈的声音,特属于少年的清脆嗓音,一瞬间让人想起初春枝桠上生出的第一个新芽。张继科耸耸肩,也没有多说什么。
“头上伤口不处理了?打你的人不追究了?”
方博可能是走神了,要不就是天生的反应慢,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开口回答,直到张继科到了海鲜市场。
“没事,没事。”闻言,有些疑惑,张继科转身想教育一下方博,可是他只看到方博淡漠的神情,眼里不知道映着多少灯光,却一摊死水般。
可是那张脸又是极其稚嫩的,应该挂着天下最有朝气的笑容,此时却没有表情,对着张继科,突然挤出来一个苦笑,笑里有无限心酸和委屈,笑里是锦绣情又是数不尽的破败景。
他忍不住抬手摸摸小孩的头,带着点莫名的鼓励,小孩也认他摸,脸上表情没变过,只是脸颊微微红了。

“得,跟我买菜吧,买完菜送你回家。”
夏天很热,即使是黄昏时分,连风也带着鼓噪的气息。两个人,一前一后,莫名安心。
方博垂着头,踢着石子,偶尔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张继科挺拔如松的背,他笑一笑,低下头去,接着踢石子。不知是不是因为风吹来了沙子,他鼻根儿酸得很,吞着口水咬着嘴唇才没有哭出声来,眼前却一片模糊,影影绰绰。
他捂紧了额头的手帕,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却清醒过来。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