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獒博】(1)

邪教大法好哈哈哈,午睡抑郁产物,不知道会是天坑还是短文,,,今天写着写着没有感觉了,,,,凑合看看吧😝 同校同学文  不同年级   文笔渣求轻骂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1)
“龙龙,快点给你爸送饭去,我这儿还忙着找你二姨呢!”
  听见从厨房传来的话,张继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放下手里的数学书,拎起来客厅里的饭盒。
“我不带钥匙啦,走了!”
  关上门,滚滚热浪侵袭,他抠了抠饭盒上翘起一角的贴画,心里有点埋怨老妈,当然他也不敢当面违抗自家妈妈。
  今年夏天似乎格外热,脚下的柏油路仿佛都融化一般,黏住脚底。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夜市撸串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老爸在医院住了可有一星期了,还整天嫌弃医院伙食差让老妈和自己去送饭。撇了撇嘴,脚下踢着石子,张继科想着昨天上课老师讲的那几道题,一个不留神,石子掉进了下水道。
  耸耸肩,他径直走开。耳边是蝉鸣声,这样的酷暑没人愿意逗留,只有被炽热的太阳烤焦的叶子在躁动。
  到了熟悉的病房,老早就听见自家老爸豪爽的笑声,张继科无奈的要推开病房门时,才突然想起来,老爸病房里另一张病床不是没住人吗?
  走进去才看到原来另一张病床上今天住了人,是个小圆脸,张继科看着自己老爸跟这小孩样的人相谈甚欢,有些失笑。
“爸,给你吃的。”把饭盒送上去,不客气地坐在两张病床之间的椅子上。
“你看看这都几点啦,送个饭可真是慢!你妈呢?”话是指责的话,只是张继科看着自己老爸狼吞虎咽的样子,还是看不出有半点生气的样子,他耸耸肩,开口道:“找我二姨去了,估计是两个人约着逛街了。”话音刚落,他突然想起来刚才还兴高采烈现在却一声不吭的小圆脸,转过身去,正迎上对方打量的眼神。可能是没想到张继科突然转过身来,小圆脸没来得及收回探寻的眼神,两个人面面相觑,倒还是小圆脸磕磕巴巴开了口。
“那个,你好,你是张叔叔儿子啊......”
  有些玩味地点了点头,张继科看着对方瘦弱的小身板,瞥了眼床头的小牌子――方博 急性肠胃炎。
“张继科,是这位张叔叔的儿子没错。”
  方博笑了笑,似乎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额,我是方博,这么大热天的来医院真是不容易啊,吃苹果吗?”
  下意识拒绝了,张继科自己觉得打完了招呼,就一声不吭转回身去半阖眼,昏昏欲睡,脑子里想的还是昨天那几道题。身后传来一声咬下苹果的声音,清脆。
  莫名的,他睁开眼睛,耳朵里是刚才那个圆脸咀嚼的声音,眼里是窗外湛蓝的夏天。

  收了饭盒,没有管老爸的絮絮叨叨,张继科沉默地朝外走,只是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了一下,朝方博点了点头,权当是说声再见。
  走出病房门,脑子里还残余着刚才方博受宠若惊的样子,微微笑了笑,又抛在脑后。

  高三周末总是度过的那么快,回到班级时却已经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张继科掏出课本,打了个哈欠,倚在后门板上,草草翻了几页书。老师还没来,教室里乱糟糟的,有读书声,也有聊天声。早早起来的后果就是现在的昏昏欲睡,他闭上眼睛,想趴在桌子上再睡一觉,夏天的严苛却剥夺了入睡的能力。心里暗骂一声,随手撕了几张纸当做扇子用,微弱的风却不能带来片刻清凉。
“老师来了哈,继科儿你可别睡了。”郝帅推了推他,算是驱散了睡意。教室里是朗朗读书声,窗外蝉鸣不绝于耳。
  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学,张继科整理了一下字迹潦草的笔记,正想着回家,突然想到了老妈提前嘱托过自己去买点海鲜回家。
  那就不走平时走的路了,从小路绕过去好了。他这样想着,拐向了另一条路。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