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ruphilic granule cell

Firestone【昕博】

最近沉迷博儿不可自拔,三次元太虐,,,算是意识流???反正我也驾驭不了现实向,凑活看吧,,

  熙熙攘攘的人逐渐走出了球馆,不知是谁,没有仔细看,关掉了最后一盏灯,空荡荡的球场,黑漆漆的球场,静悄悄的球场。
  方博躺在地上,也没想着爬起来,好像一天的训练已经把自己全身的力气耗光了,汗水还没干透,此时有些阴冷,被汗水浸湿的短袖贴在身上,难受的紧。他只是呆愣地看着天花板――或者只是一片黑布隆冬的虚无。喉结滚动课一下,他感觉心里有点发虚,又有点疲倦。他还挺怕黑的,虽然别人也不知道。
“方博,你个怂包,现在躺这里装死有什么本事?”他一遍遍重复这句话,喃喃。
  某一个瞬间,他分明感觉从大门那里进来了一个人,带着温暖气息,方博怔了一下,他听不到声音,只是心聒噪起来,砰砰的嚣张着。他闭上眼,感受着旁边站定的人的存在,莫名的安心,一颗躁动不安的心偃旗息鼓,渐渐回归平静。
“瞎子,大晚上的你还乱跑,不怕撞到电线杆子啊?”
  许昕嗤笑一声,回道:“你许爷戴着眼镜呢!再说了球场哪来的电线杆子,方博儿你是不是练球练傻了?我就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就看见你了,搁这儿躺着干嘛?”
  方博没有接话茬,许昕有一点尴尬,又不知怎样开口打破难捱的寂静。静谧的球场,安静的两个人。
“咳咳,对了,方博儿,等我结婚你来当伴郎呗,我数数咱球队能冲门面的也就你跟我师兄了哈哈哈。”
  方博睁大眼睛,奋力挣扎出一个微笑出来,才想起来这样的黑暗里对方根本看不到,他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又有些飘忽。
“啧,你不是说过我不能出现在你结婚现场吗?现在冲着小爷这张脸来了?”不客气的话,刺痛的却是自己的心。
  许昕尬笑几声,说:“增高鞋垫嘛,再说了,这么多年的兄弟我怎么能不让你参加我婚礼啊?”
  兄弟,并肩作战的兄弟,他曾经憧憬的词汇此时吞咽了他最后的骄傲。
  方博点了点头,木着脸,他没开口,可是他确定对方知道他已经答应了。此刻只是兄弟,以后再无其他旖旎的心思。
“拉我一把,我起不来了。”
  许昕笑着拉起来方博,嘴里还絮絮叨叨嘲笑着。
  只在站起来的瞬间,方博微微笑了一下,在黑暗里,小声说了什么。
“啊,你说啥?”许昕迷糊了一下。
  方博摇摇头,说:“没什么,走吧。”
  打开门,走廊里是惨白的灯光。
  两个人并肩走着,在光里投下亲密的影子。

评论

热度(7)